我把发哥聊烦了

今日对联 上联:千嶂里,孤城闭,连营号角,将军白发;下联:万丛中,战鼓催,蔽日旌旗,勇士献身。

发哥是位老人家,曾经是军队里的笔杆子,给大首长做过秘书,转业后摇身一变成了记者。他的这个经历很独特,所以他能采访到很多重量级的人物,还精心为一位老将军写了上下两本传奇。老将军与他是同乡,他还给老将军做过秘书,该着让他完成了这部鸿篇巨制,成为他写作生涯中最得意的大事件。

他和我聊天,这件事一定要告诉我,还告诉过我多次。这不,他又给我发了一篇《以文会友,以书传情》,说的是他写这部将军传奇背后的,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。写的是2011年他66岁时,他的这本大书顺利出版,正应了六六大顺的酒令。文中图文并茂,除了讲述成书的过程,还多次展示了他的照片。

我读过这篇文章,感慨道:10年前一头青丝,10年后满头华发,10年前你采访别人,为别人立传,10年后该有人采访你,为你立传了。

我正在考虑青丝这个词是不是适合用在男人头上,是不是应该成黑发,接到了他的回复:你若有意做这件事,我就让你写。

我一听不以为然,与其给他写传记,还不如给我父母写呢,我本来就已经开始写了,只是断断续续才开了个头,总觉得没时间,要是有给他写的功夫,用在我爹娘身上好不好。再说我这个人没啥品味,给他这么个自命不凡的人写传记,一准把他写成韦小宝,这还算抬举了,搞不好会写成宋小宝,于是我就说我只会写段子,我水平太低了。

接着他给我发来了一个2019年电视台在一档节目中有一段对他的采访。看过之后我对他说这不是你的传记,只能是你传记中的一件事。

他说:我的传记很难公开出版,只要展开写,就会涉及很多高层人物。

那你可以写成啊,还可以添枝加叶呢。

那就失去写传记的意义了,他说。

我心说你又不是什么可以载入史册的人物,不就是会写吗,写什么不是写,只要写成了就有意义。于是我又说:你可以写成,能写的就写,不能写的就别写,让读者看一篇是一篇,也不烦,现在不是都喜欢碎片化阅读吗。我又对他说:人生的精彩不在于与高端人士的接触,而是灵魂是不是有趣。

灵魂有趣?太抽象了,这是你创造的新词吧。

我要是能创造出这么耐人寻味的词,也算是我为中国博大精深浩如烟海的词汇增添了一滴水。我也顾不上给他解释这个词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,又继续开导他:除了政治因素,你的日常就没有可写的东西吗?

个人隐私,没有必要写,他说得干脆。

我还是不死心,还要腻歪他:你可以写与普通人交往中所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呀。

不管写什么都涉及到人,人活着不愿意看有人写到他,容易引起纠纷,甚至官司。

你写了可以留着,干嘛非要发表呢?

留给谁呢?他问我。

将来谁看就留给谁呗。

留下来,就等于给子女和亲人留祸害。

莫名其妙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太优越了。要不留给我,待你百年之后,我要是还不死,替你发表,稿费给你家人。

他也真不含糊,回敬我说:我是老人家推行老中青三结合政策时的青的代表,算是个人物,不能轻举妄动。你应该知道我还参加过国宴呢。

参加国宴的人多了,写不写是你的事,我就是提个建议。

话不投机,互道晚安。

随机推荐: jmixp 淘宝返利教程 九块九淘宝 返利淘宝网 淘宝品类购物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