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去的童年

像我们这些一辈子窝在家乡的人,当然没有太深的故乡情结,不是我们冷血,没有感情,实在是没有这样的体验嘛!可即便是一生一世在家乡干事的人,却也有着自己的恋旧情结,那不是矫情,不是无病呻吟,确实是对过去岁月的回味,对自己青春年华逝去的怜惜和眷恋,对生命历程的尊重和敬畏。

在我们小时候,汽车非常少,多少天才能够听到河对岸公路(山路)上有轰鸣的汽车,有谁吼一声 看汽车走 ,大家会拼命一般跑向崖头,看一眼它到底是什么车,是 日野 ,还是 嘎斯 ?其中有一个同伴特别能行,他第一眼看见,就能脱口而出是什么车了,令我们非常敬佩

我们村头有一个烧砖窑,这是生产队农业社时期村里的摇钱树,不光弥补解决了我们村人多地少的矛盾,而且年终决算下来,每家还有几十元的分红,这当然让同一大队属下的另两个生产队眼红,后来几年,最终还是把他们也加上了,每个村子派出一些劳动力来砖瓦厂上工 我们自然不会操心大人们的这些破事儿,而是终日在砖瓦厂里玩泥巴,趣味盎然地挤在烧窑人暖和的 大巷 里做游戏。

那会儿,我们感觉最有意思的是观看来拉砖的牲口车,也叫勒勒车,看拉车的马匹,它们大多一匹掌辕,另外两匹或三匹在前面拉套。每当有一辆勒勒车来,我们必定要挑出几匹马中的王者。说句心里话,每个孩子都会悄悄选一匹自己最喜欢的马 我们觉得勒勒车车夫神气威武极了,决不亚于能够驾驶汽车的司机,他们每人手里一杆甩起来 啪啪 作响的长杆皮鞭,那声响就像放炮仗似的,而且专门在马的耳朵尖上爆响,难怪一个个高大威风的马非常听话,因为不听话,会打掉它们的长耳朵嘛!

偶尔也会有一辆嘎斯车,或者 55 、 40 拖拉机来拉砖,嘎斯汽车大多是拉着做瓦片用的红土来,巷道有点窄,汽车进不来,只好将红土卸在村口大坡子下面的路边草地上,由村里人用架子车拉,用背篓背,将它们全部弄到制作小瓦片的屋檐下。孩子们非常喜欢玩红泥巴,捏鸡捏狗忙得鼻涕直流,却顾不上擦,大人们也喜欢红土,他们纷纷央求做瓦的人给他们做花盆。每烧一窑砖瓦时,必定要 带 一些花盆子烧出来。尽管那会儿人们鲜有养花的闲情逸致,但不做白不做,可以在花盆里面放东西嘛!

随机推荐: 在微信怎么领优惠券 淘宝购物券怎么抢 怎么抢淘宝购物券 巡鹰125 天猫优惠券在哪里设置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