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方

自从妻子患类风湿病以来,我们跑了很多的医院,寻求过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医生治疗,当然也听到过数以千计的偏方,有些是他们及亲属亲自尝试过的方子,说的比较翔实,准确率比较高,有些则纯粹是对方道听途说,以讹传讹得来的,尽管讲得有头有尾,说得信誓旦旦,但是却有点玄乎,最重要的是一些原材料无法办到,比如让我们寻找一些蛇吃,或者泡酒喝,将红蚂蚁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动物,一些怪里怪气的植物泡酒,或者洗,或者喝 还有人建议我们寻找来一些狼肉,用来煮成羹让病人吃,听着令人望 方 兴叹,狼肉又不是大肉,或者牛羊鸡肉,哪里有呢?即便是狗肉也不那么容易得到,因为我们这地方视吃狗肉为异类,偶尔在数九寒天里,年轻人们宰杀一只狗,也只能是偷偷摸摸地操练,并且要喝不少酒,否则谁都觉得嘴里有异味儿

不过,后来经朋友托朋友,亲戚靠亲戚,最终竟然弄来了拳头大的一疙瘩狼肉,那是草原上弄过来的,据说还是狼腿上的好肉。那只狼是在与牧民养的大型犬交战中落了下风,被咬死的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!把一疙瘩狼肉用塑料袋包了,与大肉的块儿一同存放到冰柜里,过去好长时间了,妻子却总是有点畏惧不让煮,我试着拿出来想弄碎,却感觉腥味实在太重,就又塞进去 它在冰柜里一搁置就是好几个月,后来看妻子实在害怕,今生今世是断然吃不到嘴里治病,我只好掏出来扔给猫,猫先是非常兴奋,扑过去闻了闻,却不敢下口咬,它似乎也知道这是草原霸主 狼的肉,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,没有了食欲,或者它根本就没有胆量享用,我只好扔到了村头的垃圾箱里。

至于用酒泡很多的祛风除湿的动植物的偏方,那几年我们可算是泡美了,妻子也喝了个一塌糊涂。酒是我们专挑散酒专卖店里灌的高度数粮食酒,它们不是高粱酿造,就是青稞酿成,一灌就是十斤二十斤左右。妻子每天早中晚各喝一大啤酒杯这样的药酒,算起来,一年至少喝掉了七八十斤 后来,看治疗效果不怎么样,也就疲疲塌塌,不愿意喝了。剩下半罐子,索性让我每天养生上了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省钱返利app 天猫领券网 做淘宝服装代理 淘宝怎么领取购物券 做淘宝优惠券代理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