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播匣子

在我们小时候的七十年代那会儿,家家屋檐下都有一个小木盒子,它不叫戏匣子,而是广播,本来的广播比较小,没有盒子,盒子是人们自己用薄木板做的,作用当然不言而喻,就是为了保护广播,延长它的使用寿命。它是用线将一家家串连起来的有线广播,路上有电杆,村头有电线穿过。那时候,县广播站每天早中晚播三次音,先是音乐《东方红》奏响,音乐罢,开始播报新闻,有全国的,也有本省本县的。它在当时除了给人们宣讲政策,播报大小新闻,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报时,毕竟那时候家里有钟表的非常少,可以说廖若晨星。它一响,人们也就知道到了什么时辰,自己该干什么了

我们那会儿除了稀罕它能说会唱外,还稀罕它里面的一个磁铁石 有一些孩子拿着报废广播中的圆轱辘磁铁来学校,在大家的围拢下,饶有趣味地玩土里面寻针寻铁家伙的游戏,神奇之极,让我们目瞪口呆。有时还不止一个同学拿着,这样的时候,就会让它们背对背,看着它们两个互相躲避的情景,虽然每个人都不清楚这是为什么,可是觉得有意思极了 几年后,当我们在中学上物理课时,这才明白它们是 同性相斥 。那会儿,回到家里,我常常盯着屋檐下的广播盒子发呆,恨不得偷偷将广播拆开取出那一轱辘磁铁石玩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最终哪里敢真的那么做哟!

说起来,后来的一种比较精致的小广播,曾经让我醍醐灌顶过,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!那是八十年代初,我已经辍学在家里干农活,本来已经死心塌地当农民从土里刨食了,可不知是神差还是鬼使,一到中午广播响时,我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跑回家里,只为等着广播的第一声音乐响起,那会儿广播的前奏曲已经变成了一支笛子独奏曲,它是什么音乐我当时并不知晓,只觉得听着听着,不由自主就让人振奋起来,也令人从心底里产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,悲哀什么呢?冥冥之中,似乎悲哀自己就这样下去了?几个月后,我最终又闹腾着去上学。后来,上中师时,我知道了这首当年让我陶醉不已的笛子独奏曲叫《牧民新歌》,那会儿我自己已经能够用笛子吹奏它了 这些年来,我的来电铃声一直用的是它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网 怎么使用淘宝天猫优惠券 怎么抢淘宝购物券 领天猫优惠券 优惠多网站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