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株草木站成篱

我所居住的社区,恐怕是有些年头了。来的时候,社区的西头是临近大道,而在大道和社区房之间,有块空地,空地上有树,有草木,大概是习惯了,这一方的堵,这一方的墙,那是立起来的、不可逾越的墙,虽然这墙是人为的,上面总有时宣的标语,但已经习惯,这片从社区房到大道之间的空地,就已经长成了 篱 。

待到了有一日,我见这一幅幅被立起来的墙,拆掉了,露出来一大片的空地,空地上有树、有花草,有些是疯长了的,有些已经绕路或者说沿着这社区房变成了花草墙,而长起来的花草,就如同形成一个围栏似的。

通过围栏,我们一眼就可看到了这围栏里的东西,由于没有经过人工整理,似乎觉得有点杂乱而颇显荒凉,但是,我们,包括现在这个社区房里的人,都喜欢这片空地,这是视野扩展的地方,也是思想可以成长的地方,毕竟有空隙,可以让人去遐想。树,没有什么区别,春天里开花,夏天里浓叶,秋天里洒愁,而到冬天里,这里肯定就是流连。

原先这里是封闭的,倒不觉得,现在有了空档,有了余地,倒便觉得有了欠缺的地方,颇感不足的,留在心底,便觉得有不足,倘若,这里给予这座城市连接外界的便道,人民可以通过这块空地风景,可以座下来谈生意,还可在此设下可以代表这座城市,或者是说接纳这里的城池与社区的标志性雕塑,便又是拓展了这城市里的美与这城市里的生存空间。

不必高山流水,尽可小溪谈唱。一个小小的围栏,足可将风景留住。尽管这里是一片空地,也属于小小的斜坡,但在城市拥挤当中,这便是这个城市与连接乡野所需要 喘息 的地方,是这座城市的呼吸神经,也是这个城市有所连接、有所和谐之处。

回想那时来时,这里还是一片荒凉,人,还未搬进来,而这里,已经被立起来的板墙给遮挡了视线,无法辨认这里面是否有空地,长花草,但树是可以瞧见的。

而连接这片空地的,则是路旁的花田树木,这些是统一规划的,想必当初,这里开住人时,我还记得从小区房里出来,刚是打车,就得等好长时间,人更是稀少,更别说什么花草。只是后来,从乡下育花的地方拉了些花苗来,经过栽花工的悉心栽培,翻转了这片花地,原本的黄土瓦砾通过花匠去栽培,到现在,这一片花田树木才长成花丛与树木,细心一看,还可显见那昔日的汗水痕迹。

草,已经长起来了,自然,就圈在这个圈子里,老远看去,这便是一条青草地,每逢人走在这条路上、这条街上与毗邻的社区,都能闻出这路旁花田花草的香味来,那时候栽种比较多的是菊花,有黄的、粉的、白的、红的,近在咫尺,花田就给开的热闹,是春天到这,绝不会嫌这里的花短,倒会嫌这里的花贵,花田花束,白的粉的,红的黄的,热热闹闹,蜜蜂的嗡鸣,已经让这个城市与鲜花充满了生机。

刚新栽下的,那些松柏翠竹的,当然也包括垂杨榆柳的,还有法国梧桐等风景树,也是长出了昔日的光辉。当这些旧了的老去,新了的给长过来,长到持续这几年,这里的小区,逐渐人多了,热闹了,来的来了,去的去了,而这些花草花树,自然也就长成了岁月之逍情。

那时候,免不了有关心者问,今年,为何这些花田树草,曾经簇拥的地方,怎么不栽些新的花草了呢?自然有管理者会说,你没看,现在是什么时候,疫情!不允许聚集,就连花草也是一样,何况,你没看到,这里原先栽了的,已经长成了花墙,有了沿袭草,也就有了沿袭花,这是自然生长出来的,好得狠。

我也看到,原本暴露出来的,黄土,现在已经长成了 黄土上的宽带 ,再也看不到 黄土 了。当人们已经习惯这里长出来的青草,偶尔也窜出一两株小花来,人们便知晓,这也是生命不朽与惺惺相惜的道理,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了,不去踩坏它,不去破坏它,也便成了回报。

我是看得清楚,除了中间的人行道,还有车道,这留下其中的空隙,都变成了自然的花草道,像专给人行道同社区门面房之间所留下的差距似的,花归花,情归情,道归道,各行其是,也是足可留下了这么多美的道理。再过来,沿东走,便有这社区房紧挨着的幼儿园,这花田里已经栽种了刺梅花,原先的稀少,现在也已经连成了墙,刺梅花长得高大,长得宽绰,已经不让人可以随便通过这花田青草,直接进入幼儿园阵地了。

大概是有了阻隔,人们也就习惯了,在接孩子的时候,自然就排成了长队,在花田花道空处,尽管还有些空档,可以随便出入的自由,人是可以通行的,但已经给了剌梅花,迎接自己的孩子回家时,便没有人在其中去争抢这其中的风景,人,也便在尊严与自觉中选择了遵循。

于是乎,从路旁花田到幼儿园接孩子的档口需要绕道而行,而且不那么方便,需要再走一段距离,但已经没有人会去寻其花田的空档便道,也没有人怨言去绕着了。

从路旁的花田到人行道,再经过一路的青草埂,便到了社区门面房前的空坪,可以停车,可以行人,也可以做起门前的生意,只是这些商店门类都给了自由,给了金钱,并没有规划出来,导致有些名类空档,门前是多余了些,以至于缺少的,就总是缺少,就算给立了牌,经了营,也还是热闹不起来,因为这里缺少了夜市,怕也是多停了的车的繁杂缘故。

按说,这社区大门前,无论是左道,还是右道,这应该是社区最为繁华与热闹的地方,而这里却是除了停了车,颇为死气沉沉外,就再没有其他风景,像逛夜市一样,有了繁华与热闹,可以倦吃,可以留客,还可以休憩,当然,疫情影响是例外。

倘若没了疫情,我想这里是不是就可以按名别类地,将不应该停放车辆的地方填了出来,挪过位置,而应该将社区的衣食吃居,做得像有文化些,有热闹些,至少休闲与憩、聊天的地方,这里应该有,无论是新型的,还是老居的,都应该有这样的风景。如此岁月已长,这里哪能是让人可以放松与可以停憩的地方?乡愁呢,那就更远了!

没有可以留恋,或者说,没有可以吹拉弹唱的地方,又何似社区呢?没有可以安放心灵的亭台楼榭与休闲酒吧,这里便会多了愁想,不和谐的因素就会疯长,以至于,这里的邻时长短,多了些空无,多了些空档与惆怅。这些该死的,全让无规划地占据了,也给了社区门道那些不想掏钱的车行者,有了更多的借口与理由。

就让此地成为故乡吧!我们都要在此守候,年轻的,都要在此成长,年老的都要在此守候,让我们可以抬头,可以看见的目光,也应该有诗和可以看得见远的地方。没有梧桐树上的月光,我们可以寻找到那盏明灯,没有秋夏,至少也得为春天做好准备,让夏情再浓烈些吧!我们可以牵手的庭院,我们可以记挂的地方,除了多给些垂杨与袅柳的地方,还请管理者,多给予一些可以坐下来的平台,比如小餐桌,小烤箱等,稍加整理,便可留足经济的,留足岁月的,可以品尝的,可以追思的,这心慌与阻隔的,这缺少的与依赖的,好的不会太远,近的不会奢侈,香气扑腾处,定会有欢笑,有岁月,有热闹,有歌唱,有文化,有梦想

就让花草长成篱吧!这可是从小到大,需要共同成长起来的一种念想。

随机推荐: 柏杜法考 铭酵母苷 天猫超市优惠券怎么用 古木吟剧本 爱淘宝 一元购物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