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关随笔

天终是凉了,路边坡上的野菊,一簇一簇或成片的开着,黄的 ,淡紫的,花儿虽小 ,细看,却也惊艳了一个秋天 ,毛毛狗坠着厚重的穗子摇过来摇过去 麻雀在路旁矮植下叽喳嬉闹 ,一忽儿又叽叽喳喳的飞起 ,鸥鸟,燕子已经成群结对的低飞,燕子不久它们将拖儿带女的迁徙去南方了,鸥鸟呢,怎么办 。

从传说中的四条包子铺出来,胡同口垃圾桶边上 一只黑猫窜了出来,嘴里叼着一根鸡骨头,我追着喊猫咪,想给她个肉包子,可瘦骨嶙峋的黑猫转眼窜进胡同不见了。我只好把包子放在垃圾桶的边上,不知黑猫给她的孩子送完脊骨,还会不会回来觅食,也不知道唉清洁工回会不会收走。极寒的地界儿,冰天雪地,流浪猫动物实在难以生寸,貌似经济落后的地区,我极少见到喂养流浪小动物爱心人士,估计也有吧,知不道。不过小地方的人都很热情,问个包子铺,警察 蜀黍都从车里下来,走出一段,给你指路,怕找不到,很暖心。

随机推荐: 天猫内部优惠券群 淘宝返利购买 查看淘宝优惠券 脖子黑色素沉淀怎么去除 许盛邵湛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