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车师傅

因为家人的病,这几年来,我们与出租车司机可以说是联系紧密,结下了不解之缘,隔三差五就会打他们的电话。不仅有一两个常打电话的师傅,也几乎坐遍了他们群体中所有人的车。刚开始那几年,岷县火车站还没有开通,或者开始运营了,人们却没有跑顺,大家有事上省城兰州都是坐出租车绕道合作、临夏过去,一站到底,回来时打电话坐着这样的出租车原路返回,每个人单面票价一百二十元。那会儿,如果家人不去,只有我一个人的话,常常是坐着谁的车去,买到药后又坐着他的车回,最后到家了才掏钱。

后来,岷县火车站开通,坐出租车去岷县,然后乘火车到兰州又成了人们的首选出行路线。这样一来,既省时,又省力,还省钱,只需要花一半时间(三个多小时)八九十块钱,就到了兰州。我们就改为去岷县上兰州,来去都走这一条道。一来二去,认识了一个开出租车的师傅,他是我们附近一个村子的人,标准的八O后,算年龄小我十几岁,可已经开了十几年的车,技术非常好,车开得又快又稳,是个小心谨慎而且特别敬业的中年人,我们不记别人的号码,走动出行就找他。万一哪天不凑巧,他有事不跑车或者不在近前,他也会立马找人找车来接送我们,可以说让你放心之极,只管有车来接时上车走人就是。

他说前些年中,车挣不了多少钱,跑不进去时,也随着村里人到内蒙、新疆,甚至西藏打过工,虽然也能挣点钱,可是在工地上干活,苦特别大。把一家老小留在家里,孩子们读书,因为没有父母亲的监督,爷爷奶奶只能管孙儿的吃吃喝喝,别的方面无能为力,孩子的学习问题就一度成了他们的难肠难缠事儿。

老师的电话常常打到几千里外来,他们在外的父母心急如焚,却又鞭长莫及,无法教育孩子,无法检查督促孩子好好学习 千思万想,最后还是回来跑出租车,每天早出晚归,迎来送往,虽然特别辛苦,可是心里却格外安稳踏实。后来,妻子在县城里租用了一个几平米的袖珍铺面压面卖面,他每天早早送妻子上来,然后去跑自己的车。孩子的学业也有了进步,大儿子考到地区上高中,小女儿在当地上小学。

随机推荐: 当贝f3 淘宝网网上购物 破云3 淘宝领券下单 爱淘宝返利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